两家著名博彩公司|95博彩网

个体化社会及其未来

  信息技术、人工智能成为通用技术,拆散了200多年来工业社会的典型组织形态—“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、同一空间为了生产同种商品,在同一?#26102;局?#25381;下工作”。

作者:本刊记者 李少威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9-04-12
  人类正在经历一场进入工业社会200多年来最重大的变革,但他们还?#25381;?#23519;觉。
  18世纪后半期和19世纪,蒸汽机以及后来的电力应用,提出了一个要求:剥夺农民和小手工业者的生产资料,让他们一无所有,变成“自由劳动者”。劳动力成为商品,以商业交易的方式和?#26102;?#32467;合在一起,不?#24066;?#20063;不可能再分离。
  20世纪,烽烟遍地的革命让这种结合变得不稳固,把劳动者变成机器的泰勒制?#25112;?#33261;名昭著,于是?#26102;?#21464;得温情起来。亨利·福特以“让工人买得起自己生产的汽车”为宣传文?#31119;?#22823;幅提高工资,真正目的则是把劳动力继续羁縻在企业里,服务于?#26102;尽?/span>
  正如齐格蒙特·鲍曼在《个体化社会》一书中评论的那样,福特的“这种理想就是要把?#26102;?#21644;劳动力维系在一个统一体中?#20445;?#23427;就像天堂中亚当和夏娃的结合,任何人类的力量都不可能使两者分开”。
  20世纪末期,信息技术成为通用技术?#38498;螅?#24037;人的个性更加鲜明起来,试?#21450;?#33073;组织?#21414;?#30340;工业制度的倾向更为明显。
  反映在中国,21世纪初频繁出现的“用工荒?#20445;?#20197;及90后工人厌恶严格管理、偏爱打零工、“?#20301;?#24335;打工”的特点,让企业苦不?#25226;浴?#23601;像福特主义的回光返照一样,劳动者的处境随之得到大幅改善,劳动力和?#26102;局?#38388;的博弈关系更趋于公平。
  ?#27426;把?#24403;和夏娃”最终还是要分?#37073;?#22240;为“最重大变革”袭来。21世纪第二个十年,信息技术进一步迅猛生长,人工智能崛起,尤其是后者所代表的“第四次科技革命?#20445;?#35753;工业组织发现,原来自己可以不需要劳动力,机器可以代劳那些容易程序化、不依赖社会互动的工作。
  于是,工人被精?#35760;?#19981;知疲累的机器臂从岗位上排挤下来。如果说过去曾经存在对劳动者的恶劣对待,?#38469;?#30001;历史条件所精心设计的欲拒还迎,而这一?#21361;时?#26159;真心实意地?#32735;?#35265;。对于工人而言,在20世纪是憧憬离开“监狱般”的生产场所,而今天则是被迫离开。
  由人工智能引发的工作岗位灭失,不止于制造业,而是蔓延在社会经济生活的每一个领域。那些丢失了原有工作的劳动者,并?#25381;?#24443;?#36164;?#19994;,在信息技术的笼络下,他们一批批地成为了小微企业的一?#20445;?#25110;者表面上的自雇劳动者。
  也就是说,眼前的社会正在个体化。
  此时的个体化和鲍曼所谓的个体化不同,后者仍然是一?#24544;?#35782;状态、文化状态,而今天的个体化,是真真切切的生产关系重构的表现。信息技术、人工智能成为通用技术,拆散了200多年来工业社会的典型组织形态—“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、同一空间为了生产同种商品,在同一?#26102;局?#25381;下工作”。人们现在可以分别孤立地存在,由看不见的信息纽带组装成一?#24544;?#24418;而高效的合作,就像去年去世的法国哲学家保罗·维利里奥所说的那样—“地理学?#25112;帷薄?/span>
  每个个体似乎?#38469;?#33258;己的老板,真相则是,纽带本身变成了所有人的老板。
 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?
  技术替代
  2018年9月25日,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引用了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文章,其中的数据提及,中国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在2012年达到2.32亿人的高点后,呈现连续5年减少的态?#30130;?#21344;全国就业人员的比重从2012年的30.3%?#38470;?#21040;2017年的28.1%,5年累计减少超过1400万人。
  与之对应的是另一组数据。2018年8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世界机器人大会论?#25104;?#36879;露,2017年,中国工业机器人销?#30475;?#21040;14.1万台,连续5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应用市场。
  前后两组数据相互映衬,可以获得一个结论,第二产业就业人数的连续减少,其背景是工业机器人的应用。
  人工智能兴起,人类就业减少,这样的对应关系不限于制造业。
  此刻的街头灯火辉煌,银行就在窗外的马路对面,而我对它已经?#34892;?#38476;生,因为至少有一年时间?#25381;?#36328;进去过,包括自助银行。对于更多更年轻的人而言,脱离银行的时间还会更长。
  ?#21448;形?#20204;可?#38498;?#29702;推断,银行的柜员岗位必然在大幅削减。数据和?#26412;?#30456;吻合:2017年全年,国?#24418;?#22823;?#24615;?#24037;数量共减少2.7万人,其中大部分是柜?#20445;?#36825;一年,农业银行减员9391人,其中9189人是柜?#20445;?#24314;设银行全年减员9861人,其中7264人是柜员。
  时间越往前,技术的能量越大。手机银行、智能柜台,正在“扫荡”的不仅是柜?#20445;?#36824;有ATM机。过去几年研发和制造ATM机的企业大多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冲击下濒临绝?#24120;?#26377;的企业一年利润暴跌九成,数字上已经接近零利润。那么我们又可以进一步推论,ATM机生产和销售行业同样会大幅减员。
  这样的情形,几乎可以扩展到任?#26410;?#26377;“传?#22330;?#26631;签的行业。
  克里?#22266;?#26862;所谓破?#25932;源?#26032;,在今天这个时代才成为普遍的景象。李开复在2018年发表于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的一篇文章中认为,受到人工智能冲击最大的工种是市场营销、客户服务,以及涉及大量常规优化工作的行业,如快餐、金融证券甚至是放射医学。
  问题是,岗位减少,但人还在,而人要生存,则必须劳动。人都去哪了呢?或者换句话说,人都从事什么工作去了?
?
  个体化
  到目前为止,人们还?#25381;?#24863;受到普遍性的失业阵痛,也就是说,被新的通用技术所挤出的劳动力,还能在某些领域再就业。
  除了那些不再被需要的行业,每一个带有“传?#22330;?#26631;签的行业都会对应着一个新兴业态,它们满足本质上相同的需求,但以不同的组织方式存在。?#28909;?#20256;统制造业之外还?#35874;?#32852;网工业,与传统金融相对应的?#35874;?#32852;网金融,而ATM机没落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软件架构工程师出现。
  以上是一种安置的途径。新技术造成原有岗位灭失,但同时提供了新岗位,尽管所安置的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同一批人。不过,因为效率提高,新的功能相类的组织所能提供的岗位数,将明显少于丢失的数量。
所以,在原本存在的行业,人员的挤出是绝对的。
  中和性力量来自一些完全新生的行业,或者在技术进化中逆势膨大的行业,以及从工业组织简化过程中催生的行业,我们已经能够直观感受到他们在周围的大?#30475;?#22312;。
  完全新生的行业,有电商、微商、代购、跑腿、自媒体、经营性的博主、网红、直播、提供知识服务的团体或个人。
  在技术进化中逆势膨大的行业,有个体维修、外卖员、快递员、出租汽车司机、?#21171;?#20110;线上销售渠道的小生产者(线上摊贩)等。
  从工业组织简化过程中催生的行业,如明星工作室以及作家、画家、出版人和其他艺术家工作室,独立的第三方营销、公关、法务等团队。
  其中的绝大部分,?#23395;?#26377;明显的个体特征,或者是自雇劳动者,或者是少量雇佣的小团队。
  社会个体化趋势的出现,不只源于新技术应用的冲击,市场竞争也是一股重要力量。人工智能的开发和应用,需要非常巨大的投入,天然地具?#26032;?#26029;?#22270;?#20013;的特性。因此今天的行业竞争早已不是价格竞争,而是经济权力、资源控制力的较量。整体的?#36739;?#26159;大者更大、强者恒强,?#28909;?#38463;里巴巴的发展,事实上几乎屏蔽了同类竞争。中间地带的生存非常艰难,那些在中间地带艰难存活的企业一旦失败,?#22270;?#20046;永无翻身之日—重?#38470;?#20837;的门槛太高,老板、管理者和员工都很容易沦为“个体”。
  个体创业,塔尖的佼佼者当然也可能成为“独角兽?#20445;?#22312;?#26102;?#24341;爆下快速聚变,但基于同样的市场逻辑,它们的荣耀同样会创生一大批同行业的失败者。多管齐下,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新式的“个体户”。
  人们还?#23545;睹挥?#24847;识到这一次通用技术普及与过往的不同。前面三次科技革命,事实上?#38469;?#25215;认泰勒制的,无论蒸汽、电力还是信息技术,?#38469;?#23545;人的工作进行切分和组合,提高管理和合作的效率,但人工智能则是直接替代人的工作,过去曾存在的管理学理论将变得多余。基于人类体能的科学分配而设计的8小时工作制、轮班制全部不在考虑范围,同样地,劳动力的再生产也不必再关心。
  两种乐观的声音很有代表性。
  一种认为“总有一部分工作无法替代?#20445;?#36825;是稀泥派。在伦理尚能防范人工智能在未来掌握政权之前,这是对的,问题是“一部分”是指多大的部分,其比例是否在社会承受的极限之内?
  另一种认为,新技术可以把从生产领域替换下来的员工转移到新的互补领域中,通常这对整个社会来讲?#38469;?#26377;益的,这是力挺派。这?#24544;?#35265;的阐述者本身也是心虚的,因为互补领域能够“分流”多少比例非常不?#33539;ā?/span>
  况?#19968;?#34917;领域本身也被人工智能所?#36136;矗热?#21069;面提到的外卖员、快递员、司机、柜?#20445;?#26410;提到的门岗、餐厅服务员、洗碗工、仓管员、分拨调度员等,一样已经被挤压。
?
  “老大哥”
  把当今技术背景下产生的个体户称为“新式个体户?#20445;?#26159;因为他们有区别于过去的特征。
  暂不考虑那些无奈情形,一般意义上说,一个人为什么愿意成为个体户?
  这里涉及的是人类文明从来无法逃避的一个问题—怎样的人生才是美好的。个人的独立可以获得自由,而栖身于某个强大的组织则可以得到保障,自由和保?#29616;?#38388;?#20013;?#20004;难,唯有达到一个合适的比例,才可能导向美好的生活体验。
  历史的演进总体上一直在追寻那个合适的比例:奴隶—?#27982;瘛?#20844;民……在市场化条件下,做一个良好生长的个体户,既拥有自由,又可以自我保障,这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动机。1990年官员、学者?#21335;?#28023;?#20445;?#26080;非也是指向这?#38047;?#21644;熊掌兼得的愿景。
  但今天的个体户能够实现这一愿景吗?
  由于新式个体户都建立在信息技术基础上,它的可靠性可能?#20849;?#22914;1990年代。和传统个体户的“地基”是由国家提供的法律、制度环境不同,新式个体户的“地基”有相当一部分是无法预知的不?#33539;?#22240;素—他人?#21335;才?#20182;们的存在所依赖的基础环?#24120;?#23601;其产权而言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公共品,事实上是私有财产。
  ?#28909;紓?#19968;个写作才能出众、社会敏锐度很高的人,可以?#38647;?#19968;人或者带领一个小团队,获得极高的平均个人产出,但其大厦永远建筑在沙滩上,因为“地基?#31508;?#20110;他人,一旦被收回,就一无所有。典型如自媒体,每天都有人在因为瞬间的失去(封号)而痛哭流涕。
  这是新式个体户共有的硬伤,尽管它可能并不总被意识到。这一硬伤不止于知识服务。我经常光顾一家小店铺,三个年轻小伙子联?#29616;?#20316;各种肉卷,生意非常火爆,他们主要?#21335;?#37327;来自网络?#25945;ā?#37027;个私有的网络?#25945;?#20915;定他们的一切,如果被?#25945;?#25298;绝,则眼前的兴隆景象瞬间就会幻灭。
  新式个体户之所以能低成本达成交易,背后还有全新的信用体系在支?#37073;?#36825;就是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信用控制和?#25004;?#25903;付手?#21361;?#23427;让交易双方不必相识、不必见面,也不必耗费成本去评估对方的信用水平,就可促成交易的瞬间完成。这一基础性的支持系统同样是私有财产,如果它对任何一个个体关上大门,也?#23478;?#21619;着毁灭性打击。
  一个博主、一个直播网红、一个外卖?#20445;?#33707;不如此,他们的生存所系看似极端分散,其实也极?#24605;?#20013;。基于合作共赢的理性?#38469;?#20010;体被逐出?#25945;?#25110;系统只是一种可能性,总的来?#24403;?#20363;很小,但不可忽视,这是今天的个体户普遍的隐忧。即便?#25945;ǎ?#32445;带)在情绪上是稳定的,它自身在市场上的崩溃风险也威胁着其?#24418;?#25968;“个体”的存活。
  戳破这一点,目的在于解析今天的个体户其实是假个体户,自由和保障也?#38469;切?#26377;其表,每个个体户的后面,都可能站着一个共同的阴影—几个平日里不可见的隐形的老板,他们是隐形合作纽带的掌控者。
  这是一盘巨大的看不见的棋局,下棋的是极少数的人,每一个自以为是小老板或自雇劳动者的生产者,?#38469;?#26827;子。这正是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里新的生产关系,它把控制和征?#22885;?#34255;得更深。
  由于无数的个体户是服务于全社会的日常工作与生活的,因此,所有人的日常工作与生活,其实都在强大的?#26102;究?#21046;之下。新技术条件下逐渐个体化的社会,真正的面目其实是日益寡头化的社会。
  我们乐观地以为,社会是朝着远离文学性的“老大哥”的?#36739;?#34892;进,但事?#30331;?#22909;相反。只不过,这个“老大哥”出身于经济权力。
?
  可能性
  2018年2月份,普华永道发布的一份全球报告,关注自动化带来的工作丢失的风险。新西?#27982;?#20307;在报道这份报告时,采访了普华永道新西兰创新合伙人Andy Symons。
  他说:“数据?#20801;荊?#23601;算全球都面临着自动化的浪?#20445;?#20294;是新西兰还是?#35874;?#20250;继续为人们创造就业机会。相比世界上其他国?#19994;?#24179;均水平,新西兰劳动力自动化程度较低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自满。”
  有意思之处在于,在新西兰,“劳动力自动化程度低”成为了可能“自满”的理由,Symons提?#30740;?#35199;兰人,企业和政府都应该制定战略,关注员工的再培训,并建立教育系统帮助那些被自动化替代了的劳动力。在美国,?#36820;?#33452;·霍金和埃隆·马斯?#35828;?#31934;英都曾严肃警告政府和社会应当关注人工智能未来的威胁。
  而我们在国内更经常看到的报道,是对自动化程度提高的热情(天真)欢呼,有时甚至会以“厉害了”作为标题的开头。社会大众还?#25381;?#30495;正思考过自动化可能意味着什么。
  我们可?#28304;?#19968;个侧面作一个简单推演。
  自动化会把越来越多的人逐出物质生产行业(工业和农业),因为物质生产行业最容易程序化而且其劳作不必依赖社会互动,一家工厂里?#25381;?#19968;个工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
  由于智能化成本很高,物质生产行业就会越来越集中,而彻底智能化又可以实?#27835;?#38480;生产。也就是说,经济权力将会向极少数人?#26412;?#38598;中,人们的?#29575;?#26469;源被极少数人控制。
  随着这个集中过程的循环发生,意味着购买力会被?#27426;?#22238;收。被挤出到服务业的劳动力,会越来越窘迫。
  接下来……
  经济学家预测,到2030年,人工智能将为全球经济带来15.7万亿美元的财富,很多收益来自自动化取代大量人工的工作。
  李开复在前述文章中认为,未来由技术导致的财富与阶层上的悬殊可能演变为更深刻的裂痕:撕裂社会结构,挑战我们的人格尊严。
  今天的社会的确呈现出明确的个体化趋?#30130;?#20294;如果人们无法?#21448;?#24230;上控制人工智能对社会的极化效应,所谓个体化社会就只是一个过?#23665;?#27573;。
  过渡的目的地有两个。
  一是如李开复说的,社会结构被撕裂,人格尊严被挑战,直白一点说就是大部分人像动物一样被大?#26102;尽?#22280;养”起来,反乌托邦小?#36947;?#30340;场景成为现实;
  二是因为劳动者被迫激烈对抗,最终重塑所有制,让所有人工智能转变为一种公共财富。
  任何一种目的地,过程都非常惨烈,尽管目前还属于遥远的未来。
版权声明

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违者必究。

合作?#23521;?#30005;话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(8088)南风窗办公室

文章得分:
评分:
两家著名博彩公司 伯恩利在哪个城市 曼联vs皇马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悉尼fc足球队实力如何 法国昂热大学世界排名 鲁能vs武里南联 瓦伦西亚旅店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 大航海时代4安卓中文版 斯图加特地图